“海上的中越纷争”的背景是军队与石油

本文以《日本经济新闻》编辑委员后藤康浩的原文进行译文来阐述问题,以国外的带有一定中立的立场来看待自己国家的问题,用世界的眼光看自己。因此此翻译的立场中立。

060714_1939_1

在南海上越南的船只(图右)被中国船用高压水枪喷射

越南与中国都声称拥有主权的南中国海(国际通用名:South China Sea,中国一般称南海。另:China的片假名转写为シナ,シナ的汉字转写为”支那”,清后期被中国人认定为是蔑称。)的西沙群岛周边,两国的船舶冲突对立激化。南中国海上与中国还有岛屿领土争端的还有菲律宾与马来西亚,为了扩大海洋权益的中国强制的行动是让人注意的。

进入2014年,在西沙群岛附近海域,中国的三大国有石油公司之一的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CNOOC)开始了石油与天然气田的开发。现在虽然还在挖掘可能存在石油的地层进行地层勘探的勘探井作业,由于这是被认为对实际控制权的行为,越南一方立即要求停止作业。而中国一方无视这一要求,继续进行着勘探活动,并与接近的越南舰艇发生冲突,欲将其沉没的激进的动作出现。

对能源的渴望感

对中国的行为感到愤怒的越南一部分市民发起了反中游行,并袭击了中系企业的工厂,破坏了建筑与设备,同时还加害中国从业人员等过激的行为出现。感到危险的中国人将从业人员返回中国。当初没有对游行进行抑制的越南政府也开始对过分的游行开始努力平静化。只是,不是继续声索主权,而是准备通过国际司法法庭等国际机构提起诉讼。

中国围绕着日本的领土(中国媒体称是日本施政权,奥巴马原文是”日本管理下的”,不是”日本施政下的”,管理下可以认为有主权,也可以认为没有主权,因此这与主权=领土无关。一旦不是被管理地域也就是不符合条约的)的尖阁诸岛(钓鱼岛)的主权的主张持续高涨一样,中国船持续侵入尖阁诸岛周边海域。

中国为什么对东中国海(国际通用名:East China Sea,中国一般称东海)、南中国海中,从来没有过激烈权利主张呢?一般的看法是在这片海域中还沉睡着莫大的油田和天然气田,这对于急增对能源依赖和过于依赖进口的中国来说是加强了对能源资源的获得愿望。对能源的渴望感的没有问题。只是,这片海域是否真的有确认有莫大的能源资源吗?

尖阁(钓鱼岛)周边虽然在1960年代勘探有存在资源埋藏的可能性的报道,但之后没有任何更多的信息。另外,对于南中国海中的没有确切信息。在90年代初,日本的三菱石油(现在的JX日矿日石能源)期望能够在越南海岸的海洋上能够挖出”有匹敌科威特的巨大原油埋藏”,与出光兴产在内的外资获得矿区,开始了开发热。在那时发现的林同油田、白虎油田等等到现在仍然持续着生产,但没有发现其他大的油田,越南的原油生产量现在也有日产量28万桶。这是日本的石油消费量的1/15左右的程度。要从这里去把握埋藏量实在是困难。

信用低下而招致的强大的副作用

060714_1939_2

南海上的周边各国的主权声索示意图

6月初在布鲁塞尔召开的先进7国首脑会议(G7)由于俄罗斯将乌克兰南部的克里米亚半岛编入而非难,指名不予参加,对南中国海等中国的行动发表了要求”遵守国际法”的宣言。对于中国来说,在南中国海的行动,会降低国际信用,反而只会招致对中国的警戒心提高的强大的副作用。

中国现在必须面对只能从通过中东、西非与中亚等地方输入原油与天然气的能源获取困难的现状。冷静思考的话,为了获取没有被确认的东中国海与南中国海中的资源,现在急于强行行动的理由就不足了。为了考虑到将来而确保资源的话,现在与亚洲诸国的紧张关系为高代价而得到的石油与天然气的能源安全保障所做的担保吗?不如展示出作为大国的宽容度,搁置主权问题,与越南、菲律宾共同开发来获取亚洲的支持。对于日本与美国来说,与这样的宽容政策对抗是困难的。

不采取这样合理的行动,不遵从指导部(中央领导,注:从邓小平时代提出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指示,独断采取行动的势力是在中国之内。

无视政府的”军油复合体”

一是,握有强权的是石油阀。对中国的国有石油企业的垄断的强烈批判,为了抑制其力量,对其进行分割的意见占据多数。为了击溃这样的动作,那就必须要展现出必须是国有企业才能做的事情才可以。扩展加油站虽然可以不是国有,但是在与他国有权益纷争的地域开展伴有风险的开发活动就不得不是国有企业了吧。这是对于石油阀来说,激化纷争可以提高自己的存在理由。

另一个势力是军队。军队越在军事性的提高紧张的时候越能提高自己在国内的宣传。主张”必须要有不输于他国的装备与兵器的扩充”,也能成为推进扩军的理由。对于中国来说,石油公司与部队是指导部(国家中央)不能彻底控制的势力。美国从1960年代开始就已经指出,军队与产业的粘连,产生了”军产复合体”的单词。现在的中国出现了”军油复合体”,这意味着会有为所欲为的动作出现的可能性。一般认为中国是共产党一党执政体制中可以将共产党的意向传达到国家内部的各个角落,其实并没有这么简单。地方政府会不遵从中央决定的政策,以石油、电力、通信等受管制的企业的利益最大化放在最优先的地步,而无视政府的意向,阻止管制缓和、自由化等。

南中国海的纷争的阴影中,由于有着中国的军油复合体等各种各样的势力,对于我们来说也就增加了不透明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