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之现状(一)——嫉妒心的中国

今天在看报纸时,看到有这么一篇新闻,或者说是消息吧。乍一看,嗯,就发现问题了。至于这到底是一篇什么报道呢?那我就把全文引用下来吧:

葛红兵批易中天乱嚼三国

     三天前,学者易中天在北京为《品三国(上)》举行了媒体见面会。当有记者问他为何很少回应来自学界的批评时,他表示自己从未听到过来自学界的批评,并表示自己欢迎批评,但希望批评者能用真实姓名。昨天,上海大学中文系教授葛红兵站了出来,批评易中天把严肃的事情变得娱乐化、庸俗化甚至粗俗化,认为易中天可以休矣。

     葛红兵:易中天可以休矣

    昨天记者在葛红兵博客中发现一篇约2000字的《如此易中天,可以休矣》的文章。在文章开头,他直言不讳地表示,易中天《品三国》,实际不是品味,而是咀嚼,而且是混嚼。

    他认为,易中天把三国的政治斗争、军事斗争归结到个人利益、个人品格上去讲,有庸俗化的嫌疑。他举例说:“易中天说‘大家都认为袁绍是绩优股时,郭嘉却看出那是垃圾股;而在大家都以为刘备是垃圾股时,诸葛亮却把他看做绩优股。’但诸葛亮选择刘备,是有政治信念和人生信念的,易中天对诸葛亮的这个解释完全是庸俗化了诸葛亮。”他认为,雅的事情,还是要雅来解决,不可粗俗、粗鄙。

    在文末,他表示,易中天的书读还是可以的,没有什么不好,开卷有益。“但其实,说起《三国》,我最佩服的是单田芳,有了单田芳,我们就不需要别的人再来说什么《三国》了。而真正喜欢三国的,还是应该读原著,《三国演义》和《三国志》都不是什么难读的书。”

        “易粉”:群起抨击葛红兵

    在葛红兵此篇文章后,有100多人发表评论。其中一半人为“易粉”,对葛红兵的说法进行了抨击,但也有人对葛红兵表示支持。

    一位“易粉”表示:“我很喜欢‘三国’,小时候就读了。现在易中天品三国适合普及古典文学作品,是有益的。至于品评的形式,不必横加指责,它能吸引一批人,就说明它有群众基础。”甚至有人说葛红兵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支持葛红兵的人则表示:“现在谈起《还珠格格》来,大家可能会觉得当初的狂热是多么的无知无聊,再过三年,回头再想想《品三国》,感觉应该一样。 ”

    也有中立者发言说:“你们以专业的态度讨论易中天无可厚非,但对于大众来说,你们的观点太过遥远。如果你们有本事也让现在的学生静下来听听三国。”

    《品三国》:销量预计突破75万

    记者昨天试图与易中天本人就葛红兵的说法进行沟通,但拨通易中天的手机后,手机系统提示:“您拨叫的用户已将电话呼转到短信提醒,您的电话号码已经被发送到用户手机上。”截至记者发稿时,没有收到易中天的任何反馈。

    虽然在网上不断有人对易中天进行批评,但这似乎丝毫没影响易中天在读者心中的地位。记者从上海文艺出版社获悉,他们认为在8月5日开幕的上海书展上,《品三国(上)》必将成为热门图书。出版社总编辑郏宗培透露说,目前首印55万册的《品三国(上)》已经悄悄加印,“这本书的销售能否突破100万册我不敢说,但目前我们的目标是达到75万册。”(赵明宇)

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完这些之后,看出什么问题来了。好,先不管有没有,我先以一个很中立的立场上来说明一下有些内容。

先是这个:他认为,易中天把三国的政治斗争、军事斗争归结到个人利益、个人品格上去讲,有庸俗化的嫌疑。他举例说:“易中天说‘大家都认为袁绍是绩优股时,郭嘉却看出那是垃圾股;而在大家都以为刘备是垃圾股时,诸葛亮却把他看做绩优股。’但诸葛亮选择刘备,是有政治信念和人生信念的,易中天对诸葛亮的这个解释完全是庸俗化了诸葛亮。”他认为,雅的事情,还是要雅来解决,不可粗俗、粗鄙。咱们可以先把你自己想成一个政治家、军事家吧,或者说是谋臣武将的角色。先是一个政治、军事家吧,我们可以想一下,一个政治领导人,他所处的集体利益是否与他自己的个人利益直接挂钩?集体不存在了,那他的个人利益又剩下多少呢?答案很明显,只剩下“布衣”的名头了。军事斗争呢?就拿现在在西亚正在进行的以黎战争来说,集团的利益受到了威胁,你是这个集团的一份子(当然是有脸有面的那种),你会觉得如何?那么,接下来自然会牵扯到是“叛”还是“留”了,“叛”,是为了自己的利益着想,“留”也是为了自己的利益着想。当你觉得你的企业老板不行的时候,你是否可以做出跳槽,炒老板鱿鱼的可能呢?答案是明显的:肯定的回答——是。那么,袁绍被一致看好是绩优股时,我抛出。这点,如果没有证券投资经验的人是不清楚的吧?什么是绩优股?比如当年的“四川长虹”,大家全面一致看好它是大盘指标股,老牌绩优股,但是,这也是有着一般人算不到的东西,果然,在前几年报了一次大亏损,亏损额很大,那一财季、财年的年报收益负得很高。这是一种赌博。在政治上、军事上也一样。新中国解放战争时,时守北平的国民党傅作义也可以说是看出蒋介石是个绩差股(也就是“垃圾股”了),毛泽东是绩优股,你炒股也是有投资信念的!这怎么叫庸俗呢?再说了,雅,出于俗。因为有俗中相对比较纯的东西,所以叫“雅”。但,如果你不愿去雅,去还俗,比俗得没雅气去装“雅”的伪君子可爱得多吧?所以,为什么要“雅的事情,还是要雅来解决”呢?举个不适当的例子吧,性爱,雅的文学方面,有:“云雨”、“结合”等,中性的有“性爱”等等,那俗的呢?有“交合”、“交尾”,当然还有更俗的。这个说明什么呢?任何事物都可以多角度地去描述它,去说明这个问题。你现在有听哪个男人对女人说“我们来云雨一番”吧?对方还摸不到丈二脑子呢。

接下来“但其实,说起《三国》,我最佩服的是单田芳,有了单田芳,我们就不需要别的人再来说什么《三国》了。而真正喜欢三国的,还是应该读原著,《三国演义》和《三国志》都不是什么难读的书。”这里又有几个问题,单田芳是评书表演艺术家,评书的主要来源是什么?小说。小说又是可以怎么样的?虚构。那么,易中天的《品三国》,易中天也多次强调,他是品“三国”时期的历史,不是《三国志通俗演义》(《三国演义》的全称)。从《三国志通俗演义》的“通俗”二字上,我们又能看到什么?这是一个通俗化的语言,“演义”呢?这是一本小说。那么,接下来,《三国志》是不是一本难读的书呢?答案是:是一本难读的书。因为你没有一定的水平,你是看不懂那些已经简而又简的古文的,因为这已经不是后期的简简单单的“之所者也”了。如果好读,那自然也不会有一本《三国志通俗演义》地出现了。那么,既然品的是“三国”,而不是《三国(演义)》,那为什么还要看《三国志通俗演义》呢?这枪你打得有效么?这不明显的无效的攻击,只是导引人家到你的思想里面么。而《三国志》是史(书),《三国演义》是文(学),又和单田芳什么关系?所以,我个人来说:我要先劝劝葛红兵教授,您先理清逻辑性,再开炮好吧……否则只能说是“送祖德”和同类人物——嫉妒心。

再接下来的“现在谈起《还珠格格》来,大家可能会觉得当初的狂热是多么的无知无聊,再过三年,回头再想想《品三国》,感觉应该一样。 ”《还珠格格》?当年我记得可是一片叫差啊,火是火在哪呢?女人上。《品三国》呢?火在哪了呢?有一定文化基础的爱学习的人上面。这能和《还珠格格》相提并论么?不能吧?但是,中国人有一个特点,就是爱跟风,也爱嫉妒。

学问,是在摸索中增长的,“俗”的东西,它永远是俗的,如果你能在“俗”的东西中找到你所想要的东西,那也是一件好事情。只是因为某些嫉妒心之类所引起的先贬低他人成果,然后再又给自己留一条下台之路,这就是有嫉妒心的伪君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