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太后下嫁”

  最近在 CCTV-10 的《百家讲坛》节目中,由北京师大附中高级教师纪年海老师讲的《正说清朝二十四臣—正说多尔衮》中,再次提起了号称清宫头号疑案的“太后下嫁”,并且经过纪年海老师的多集的讲解,并且竟然通过排错法这种不能说为严谨的方式的推断出,他个人认为太后确实下嫁了。回想在 2 年前,由中国社科院满学会的阎崇年先生讲的课中,某树发现了两人的讲课中出现了极大的区别。
  首先,我对于纪年海的这种不是严谨的方式推出的“确实下嫁”的结论表示怀疑,也不能认同。那么,我们先来看看现在史学界中对于这一疑案的三种观点:1、确实下嫁了,2、没有下嫁,3、有感情但并没有下嫁(或有偷情、私情),以上这三种。对些后面两点其实可以归纳为一个:没有下嫁。因为在封建帝制时期,别说帝王的婚姻中有多少是先有感情再结婚的比率有多少了,就连普通百姓、官员、贵族的适龄青少年的婚姻也多是父母包办,结婚时几乎不存在着感情基础。
  那么,我们再来回顾一下,所谓的太后下嫁观点的八条说法:
  1. 为保全顺治皇位的政治婚姻
  2. 兄死弟娶其嫂的满洲旧俗
  3. 皇父摄政王的称谓
  4. 《东华录》中关于有多尔衮进入皇宫内院的记载
  5. 顺治帝的谕旨中的破绽
  6. 有人见到过太后下嫁诏
  7. 孝庄没有与皇太极合葬(风水墙的诉说)
  8. 关于太后下嫁的《建夷宫词》的诗词

关于详细的说法内容,大家可以参看阎崇年先生的《清十二帝疑案》(DVD)或《正说清朝十二帝》(中华书局出版图书)与纪年海的《正说清朝二十四臣—正说多尔衮》(视频,央视也会发行DVD),相关书籍应该也会整理出版吧。所以里面的一些详细内容就不再赘述了,下面就直接介绍我个人的观点

1、保全顺治帝皇位的政治婚姻。这个首先,顺治的继位是多方斗争后得出的折中的结果。如果说多尔衮真的要做皇帝,一个女人为阻止他的这样的伟大的想法?那样不就成了小人了么?这个我不同意纪年海的观点,是为了保住后来的顺治帝的皇位。
2、这点是两位都同意的观点,不再发表意见了。因为,这点两人的观点是一样的。
3、“皇父摄政王”的称谓。叔父摄政王->皇叔父摄政王->皇父摄政王。在这点上面,纪老师与阎先生的观点不同之处在于从皇叔父简称到皇父的尊称原因上面。纪年海在他后面的讲课中也谈及了一条史料,说是由多尔衮的属下大臣的挑事得来的尊称,这与他比较时的观点就互相矛盾了。并且,大家应该都知道一点,满族人把父亲叫阿玛,那么,为什么顺治帝只是尊为“父”,不是满语中的“阿玛”呢?这点也不能做为下嫁了的证据。并且纪年海自己也提出了一个时间上的问题:出现下嫁了的说法比尊为皇父要晚两年。时间线上就不能成立。
4、《东华录》上的记载这点,纪年海在介绍“反方”论据时,把全文说出来了。表明“正方”是断章取义,所以,这个也是不能成立的。
5、谕旨的破绽,两人都说了,没有史料,只是有人说而已,不能成为历史证据。历史不能“据说”。
6、这个也是同上,不能据说。孤证不立。
7、孝庄说了:我愿意和儿孙们在一起。太皇太后的懿旨说不愿去昭陵,和顺治、康熙两帝的陵在一起的话。依帝制的说法,孝庄的陵墓可不能与顺治、康熙同陵的!否则就有可能出现孝庄与儿孙偷情了的说法了。
8、《建夷宫词》的作者叫张煌言,南明的抗清份子,出自敌对势力的东西,势必是为了从精神、物质上去打击敌方,占据有利的舆论位置,是在思想斗争的最基础的攻击方式。并且,文章是有民族偏见色彩。基于这两点,就不能完全承认这是真实有效的。

  并且,我在这里再提出几点个人观点:如果假设孝庄下嫁了。那么她的皇太后和太皇太后的尊号就应该打问号。顺治年代可以不去谈它,在康熙时期,你如果已经下嫁,自然不能再说是皇太极的妃子了,这个太皇太后还能以训政、辅政的身份出现吗?并且多尔衮死后是被剥爵、罢谥号、撤庙享还被鞭了尸的。这样的政治条件下,孝庄太皇太后还有资格教她的皇孙么?
多尔衮临死前的出京,下嫁了的太后未同行,这点也让人不能同意说太后下嫁了。

  综上所述,我个人不同意纪年海的教师味道的“论证”,这毕竟不是数学。历史的真相只有一个,不是比对推论出来的。